Southwest Art – Xiao Song Jiang | Touching People’s Hearts

The November Issue of Southwest Art Magazine, Touching Peoples Hearts, feature artist article by Gussie Fauntleroy.

A 6 page feature article of China-born painter Xiao Song Jiang reflects on his artistic journey and goals.

Untitled

 

Unlock-11-SWA_Nov2012_Page_3

 

 

触动人的心灵

——回顾华裔加拿大画家姜小松的艺术的生命旅程

By Gussie Fauntleroy   盖茨·特勒罗伊  (美国传记作家)

美國“西南艺术雜誌” Southwest Art 2012年十一月刊

姜小松在墙上订上又一张長江边的油画写生。那是上世纪70年代早期,那时正值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每天下班后,这位年轻人骑着自行车往返于武汉重型机床厂和在武昌長江边的家,这里也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在那里,他用他每天下班后唯一的一个半小时的空闲时间在江边码头画油画写生。

没有钱买油画布,便找来纸板作画。在恢复高考以前,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艺术教育。他在上高中前,学校停課了。他随着成千上万的学生离开城市去农村。作为一个有着对艺术敏感气质的青年,对知识和艺术充满了渴求。图书馆关闭了,西方文化的传播也被禁止了。他悄悄从朋友那里借来雨果和大仲马的小说阅读。也在废品收购站收集美术书籍。秘密的用78转唱机听着舒曼的夢幻曲。

与同样爱好画画的朋友们聚在一起交流和学习, 成为了他工作以外生活里最惬意的事情。他的绘画爱好使他成为工厂里的创作红人,每年都被推选创作工厂宣传画及参加展覽。当他回望这段人生艰难历程的时候说: “虽然创作主题很枯燥,但只要能画画,我就觉得非常开心了。在文革的那个年代,画画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

而今,在他位于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湖畔有着充足阳光、围绕着高大树木的工作室说出上面的这番话时,已是时过境迁。但正是这些经历,让他获取了艺术创作的宝贵体验,让他的人生丰盈。這位57岁的画家回憶说: “那時侯在工厂八年,只要天气好每天下班都会去江邊写生,非常投入和享受那个过程。那時也沒有功利心的驱使。”正因为以前物质贫乏,没有相机记录,所以長期到户外写生,也正由于此,让他培養出更细致的色彩感觉。以及对油画色彩表現的掌控也更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多年来,姜小松的风景,城市系列,尤其是船和水的创作系列。已被得到国际范围的广泛熟知和认同,获奖屡屡,受邀在北美、日本、香港、土耳其、新加坡等国家展览,并被中国美術館收藏。今年早些時侯,他的油画《潮》在Evergreen,科罗拉多州OPA 2012年美国国家评选展上赢得了金牌奖。

船特有的结构及变化的线条及周围水面环境丰富的光的色彩,几十年来吸引着他。

《潮》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在希腊圣托里尼岛的海滩上所见到一艘废弃木船。“斑驳的小木船与海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场景与天空、和风、平静的海,构成了戏剧般的矛盾冲突和完美融合,让我印象深刻。” ”他解释说 “木船在画面中的形态和斑剝的肌理,这两种元素和环境创造了一个能够进行深入表現的创作基础,漫長岁月中,它平靜的去接受了自然的改变。虽然现在已经被人遗弃,但仍然让人感觉到它沧桑的生命力,也想感伤的表达一种豁达的人生观–顺其自然。”让画家遗憾的是,当他两年后再次回到那片海滩時,小船已经不见了踪迹。

尽管姜((用更容易发音的“Song”,而不是”Xiao”,来叫他的名字)在国外20多年经常外出旅行写生,但实际上,他在三十多岁结婚之前,从未离开过中国。文革之前,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建筑师,他的父亲是技术工程师、母亲是小学校长。因为文革期间学校的关闭,让他这最初的理想无疾而终,于是,他把激情都倾注到艺术的学习和探討中。

恢复高考之后,经过了激烈竞争的考试,在1978年姜小松成为湖北省唯一一个被当时的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录取的学生。由于他有曾经在工厂8年多的工作经历,根据当時的政策,政府仍每月发给他48元工资,他用以学习及生活。虽然他就读的是版画系,但因为导师的支持,他得以在色彩課用油画來完成作业及学习。获得浙江美术学院学士学位后,姜小松在武汉城市建设学院建筑系教水彩。接着又調往湖北美术院设立他的工作室,进一步研究水彩画。

1988年,姜小松受邀到加拿大爱德蒙顿市举办个展,展览结束后他打算回中国,在那里他的妻子和6个月大的儿子等着他。他甚至已经打算用中国政府提供的优惠券买一辆摩托车,一个罕见的,难以得到的商品回国。在1989年他移民加拿大.1992年,全家搬到洋溢着艺术气息邻近美国东部大城市的多伦多。他曾经为了养家糊口,做过木炭肖像画的街头画家,但很快,他画的一些小尺寸油画风景,逐漸吸引了收藏家们的目光。13年来他连续参加美国“纽约国际艺术博覽會”,在那里画廊几乎买光了他所有的作品。

随着他的新生活开始,这位在加拿大的艺术家不仅感受到了自由的气息,还有北美风光——那種强烈的阳光、明亮的色彩,以及无处不在的原始自然风景和城市景观,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姜小松早期的绘画风格受到对灰色色调娴熟运用的俄罗斯风景画画家的影响,但正是在加拿大,他开始转而运用明快的色彩去表現,他开始运用调色刀。他发现了大量他之前从未见过的新的色彩。眼界的开阔,向他敞开了一扇新的艺术之门,他开始了欧洲之行,那些同他的故乡一样具有历史沧桑感感的古城和建筑,非常适合他的艺术表现。

《棕色的回忆》,这幅作品精致地描绘和还原了威尼斯的桥和建筑,它们与如镜面般河水上的倒影一起,构成了线面交织,色調內冷暖的节奏及强烈的平衡感。画家在水城威尼斯最喜欢的三样事物在他的画作里展露无疑:小船、石桥和小巷。 “我记得光线穿过云层投射出棕色和铜色的那一刻,这段鲜活的记忆就犹如这幅画的标题一样——棕色的记忆。”他回忆到:“我先后六次在威尼斯生活作画。在我走遍威尼斯三百多座桥中,我发现这个地方是一处非常平和与宁静的所在。”

“我一直想表現纽约的经典建筑”姜小松讲道,也正是几年前一次纽约之行,3月里的34街赋予了他灵感:“那一天,我在去往艺术博览会途中,注意到冷色背景下的34街下班高峰期鄰近帝国大厦的场景,强烈的透視給予現場巨大的空間深度。冷灰色加上焦点上鲜亮的小色块和流動的笔触让我驻足良久。”

“艺术也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去感知不同的新事物” 他强調道。这也呼应了他在人生观中所反映的中国文字,其意思翻译为“中庸”和“顺其自然。”别的不说,这意味着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夏天他喜欢驾船,钓鱼、游泳、打乒乓球和枱球,唱卡拉OK,骑摩托车,是的,他终于得到了一个。

早年在多伦多,姜小松和他的妻子,张泓,前眼科医生曾一起创建陶瓷艺术设计。

画画对于姜小松来讲,也许是一种必須的工作,但同时他视之为心灵的放松与沉淀。他相信,在这个快节奏、充满压力的社会,美和宁静能让心灵褪去浮躁。“你可以触动人心,我想真诚地传达这一点,希望能在自然与人之间建立和谐的关系,当我的艺术能够进入人们的心灵和我产生情感共鸣時,我想就达到了我的目的。”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